▬赵倞艺术展销店铺

        赵倞,1963年生于山西万荣,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曾为运城市书协副主席,运城市书法家协会艺委会委员。现为兰亭书画艺术研究社社员、山西省书协会员。
 
 

                                              写字与人生
                          
        懵懂时代,刚上小学的我,记得整个一年级,数数不到100,拼音大多认得我,而我并不知道它,然而画个小人儿、小花小草、树木房子什么的都有模有样,得到了老师的多次夸奖。三年级,开始拿毛笔写仿。仿底是曾为旧社会的先生当时的班主任老师自己写的。记得我自个儿首张写仿,不仅得到老师的表扬,而且还将其张贴在《学习园地》上展览观赏。
那个时候正处于文革中期,我生长的地方是个远离文革中心的小山村,人口千人上下,民风淳朴,文革气氛远没有他人描述的那样火烈。村子只有小学建制,长辈们对书房先生甚是敬重。整个小学阶段,而今看来,同比是相当的不错,特别是对学生的作业,不仅要做的对,而且要求字迹工整。记得四年级时,一个学期下来,作业本因字迹不整洁者,被老师撕去一大半是常有的事儿,导致了我们岁数上下的多届学生,比邻村的那些同学要学的好,字也写的棒。
        之后的学习,虽然学校再没有过习字课,但我对习字却十分依赖,情有独钟。记得那时,无论是读大字报,还是看别人在墙上写大标语,亦或黑板报什么的,我对字的观察和琢磨是比较的多,好像是三年级的时候,我在外婆家村子里看人家墙上用油漆写美术字就曾指出那位老师写的字比例失调,上大下小,引起老师回头,还问了我许多话。在我想象中,每个字都是活的,有胳膊有腿,神灵活现,而且从字里边还射出光芒来,栩栩如生。
        小学以后,好像是当时外省受灾,村里捐献钱后的回报物—毛笔,别人多不用,我却将其收集起来,抽空拿毛笔蘸水在地上画字,就这样持续到了上大学,一直是这种状态。上了大学,人的眼界一下子开了。在写字上,首次见到了当时某省的书协主席,并聆听了先生讲习如何学习书法的许多问题。从此买字帖、读字帖、临摹和读相关方面的书,就这样一路直到今天。
上高中那会儿,我就对政治课比较感兴趣,大学里学的就是政治教育。今天回过头来看,自己几十多年的习字历程,特别是上大学后的近四十年间,我的喜好,我的追求,以及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与所学专业休戚相关。
        从信仰角度讲,可以说,我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教徒。这一点,有时和一些朋友闲谈,许多人似乎有嘲讽的味道在里头。然而无论如何,我是没有动摇过自己的信仰的。走向社会的这些年,无论生活的坎坷和无奈,我自己对中国文化特别是中国哲学偏好有嘉,对武术、中医、儒、道、佛、法、阴阳等方面的一些书目进行了研修。从自己的本性和心性来看,在追求中我对道家的东西认同较多,表现在行为上,崇尚自然,顺应自然,一切随缘。凡事不强求,特别是名利方面,从有自己的思想以来,一直强调自我的发展与完善,追求自我心性的修为,力尚淡静;从自己的心路历程看,我是比较偏好灰色的调子,对奋斗者的许多倡导提法不太感冒,行动上与之相远,难以与时俱进。当然,这些并没有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伟大的马克思在学习研究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特别是对德国的古典哲学研究,在唯物史观和辩证法方面的贡献,对于人类社会的今天和谐生态美丽社会的建设是非常有益的。
那么,这些学问、思想与写字有什么关系?对自己写字又有什么益处呢?
        记得大学一年级的某个晩上,我练习形意拳,在与师傅的对话过程中,忽然悟出了阴阳可以解释许多事理,包括所学习的文化课、写字打拳。其中阴阳就可以解释为虚实、强弱、快慢、大小、高低、攻防、进退等等对应的矛盾统一体。从此我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个大飞跃,学习、习字、练拳均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我今天的练字,以及做人做事、包括品评赏玩书画,我都有一套自己的独特的视角认知,或者说美学追求在支撑支持着自己,这就是中国宇宙整体观和阴阳统一的思想。目前我的字,从字形看,并不悦人;从字体来看,不一定标准;从字面的综合信息看,与许多写字人对书法的阐释略有不同,何也?我想是这样的,今天的社会是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飞跃的时代,包括每个人,似乎总是想干点什么,捣鼓点什么,不然就好像白来世界一趟了。表现为社会的整体浮躁,而我的字,追求简、静、淡。所谓简,就是用心写出每个字的点画,尽量省些技法的直接的形而的表现。所谓静与淡,就是字本身和画面追求安静平和,不要喧闹、不要浓重、不要张牙舞爪。再者,上面我一直谈的是写字,而很少用书法这个概念,原因就是“书法”二字太神圣、太伟大,我仅仅是一个汉字书写爱好者,对汉字怀着敬畏,虔诚地写一笔一画,力争用自己手中的笔,写好自己心中的“人”字,如此而已。


〓相册展示


〓作品欣赏